商冶

【羡澄】孤鬼


*请反复确认标题后再决定观看
*由于剧情有联系,务必先看  ☞【羡澄】红日   ☜

一、
阴云蔽月,立冬头场雨来势汹汹,凉得剜骨。到拂淇山顶的小径上有不少官兵,一些在边上掌灯,剩下的都蹙眉抬着简易的担架。最边上的是季家现任家主季铭,广袖蓝袍,白面长髯,立于着黑服束铠甲的官兵们中间很是显眼。他论修为算不得顶上乘,但居住的府邸的确是修士之中离这儿最近的,因而头领才大半夜客客气气将他请过来看看山顶的脏东西。

这队人马原是去抓名逃犯,此人受家族牵连,无需证词,捉回去明日午时便行刑。何奈他是个病痨鬼,手无缚鸡之力,碰上这场围剿根本无法反抗。来人将他用浸了...

【羡澄】红日(R18)


*看清标题别ky

一、
入夏日头实在毒,魏婴即便穿了江厌离半月前给他缝的千层底踩在地上依旧火烧火燎。酱坊与饼铺中间拴着一条壮实的狼狗,粘稠的涎水从拉长的舌头流下来打湿须毛,尖利白牙坦荡荡暴露于空气中。似乎有所感应般,它末端趋黑的棕褐双耳倏忽立起,狗脑袋一个劲儿往魏婴站的方向转,呼哧呼哧地喘。

魏婴向前迈的姿势霎时僵硬。他托了托怀里鼓鼓囊囊的油纸包,左顾右盼,终于在那狗狂吠之前钻进一旁的僻静小巷。魏婴脑袋瓜伶俐,莲花坞附近大大小小上百条路线摸得清清楚楚,绕路走虽然一路较为眼生,但回去还是绰绰有余。

江家的仆婢向来是一批一批招,偶尔人手不够才再寻几个合适的填补空缺。挑的大多岁数偏小,没有好吃懒...

【曦澄】江宗主死而复生事件始末(下)

*前文:   
*NC-17
*虽然迟了但还是祝七夕快乐

入冬,清晨日光也显凉薄,但好歹是几日来难得晴朗天,街市上吵吵嚷嚷。来往车马百姓许多,街边要不是姑娘家喜爱的簪花珠饰,要不是新鲜蔬果、各色零嘴,绸缎玉器之类的不摆摊,都收在沿街指定的铺子里。

阿浚前段日子和学堂同龄的朋友打闹摔断了右胳膊,被他爹一直禁足到今天。他同娘亲求了好久,总算在今日出来透透气。来回走动的小贩扛着的糖葫芦圆滚滚红艳艳,随行的丫鬟姝绣看他走不动道的眼馋样给他买了一根,高兴得他“姐姐”、“姐姐”地拍马屁,糖渣子簌簌往地上掉。

不远处有群人围在一起,穿的破破烂烂的,谈天的声音却比买糖葫芦的...

【凌澄】色心(R18)


*时间跨度大约6年,金凌13—19

一、
金凌小时候咋咋呼呼,横冲直撞,每日都好像藏了一肚子话,颠颠跟在江澄后面边小跑边绞尽脑汁叙述他的英勇事迹。往往揍他的巴掌还没落下来,就一个劲儿嚎啕大哭,哭过就忘,以软乎乎的发丝蹭蹭江澄的膝盖,企图转移话题。毫无疑问,是个戏精。

略长大些,他渐发现这招不太管用,再者也没那脸皮耍小孩子心性。最要紧的,江澄不知为何对他失了耐心,一双杏眸总是似嗔似嫌,弄得金凌诚惶诚恐。折腾好一番,他才寻到缘由。

毛病出在金凌自己身上。

先是眉眼肖似他早死的爹。额上凝一点朱砂,鼻挺唇薄,形容尚小,然而面对貌美姑娘就已如金子轩般多几转柔情,刻意添许多乖顺,教江澄瞧着好不爽利。...

【安雷】请和我结婚吧


*岛国迷妹向偶像求婚梗
*捏造一个原创角色
*痴汉安哥出没,注意避雷

雷狮于学生时代出道,同帕洛斯、佩利和卡米尔组成一支乐团,几个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获一众粉丝。安迷修对同校学弟的光荣事迹有所耳闻,但没想到初三的表妹也沉迷其中,不为中考发愁而为即将错过雷狮首次solo表演要死要活。

“求你了哥,替我去看一场,拿到绝版赠品就好。”桃乐丝抱着安迷修大腿不肯撒手。

安迷修真不理解现在的小姑娘在想些什么,“有什么好看的,等考试结束去我学校看不就行了?”

“雷总要是那么好见就好了,他们要赶通告的呀,难道你在学校随随便便就能看见?”

安迷修无力反驳。雷狮是高二下学期转来的学生,安迷修是埋在书海试...

【曦澄/ABO】意料之外(七)


*NC-17
*社情,不适者退散

盛夏时分,午时日光最为强烈。恰巧,情热也不偏不倚卡在这个关头。苦中含甘的药汤把伤寒的热度降下去,另一种难以启齿的热又蒸汽似的腾发。情汛顶少也得五六日,硬抗定是抗不过的。前几日江澄病得手脚发软,醒来喝完药又昏昏沉沉睡过去,如今整个人清醒不少,更是难以抵御。

由此当蓝曦臣进屋时他便很没骨气地扯住了蓝曦臣垂下的袖口,嗫嗫道,“不喝药。”

“不是药,是让厨娘给你熬的汤。”蓝曦臣解释道,“是药三分毒,况你已好了大半,多吃无益。”

江澄只是摇头,松开手指垂头不语。

蓝曦臣见状也坐到床沿上,理顺江澄濡湿的额发。先不说沧乾玄坤意念有所牵动,他再怎么疏忽也晓得江澄情汛未...

【安雷】恶魔尾(R18)


*感谢读然太太授权
*安迷修×恶魔雷狮
*设定已同居,穿着改动
*dirty talk

清晨,安迷修侧躺在床上半梦半醒,后背却从隐隐疼到火辣辣的疼,像快被什么坚硬的玩意戳出两个窟窿。他忍不住往前蠕动了一点,并准备翻身看看雷狮又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
“雷狮,你知不知道你头有多硬?”

对方大半张脸埋在松软的被子里,声音闷闷地反驳他,“你的头才硬得要命,全是发胶。”

“谁睡觉还用发胶?你给我出来,”安迷修隔着被子拍了一下雷狮的屁股,剥香蕉似的把人从被子里扒拉出来。接下来一幕直接让他愣愣地张大了嘴,“……雷狮,你长角了。”

“废话,我本来就有脚。”

“你长的是头上的角。”安迷修真要被气笑...

【安雷】你们安哥与雷总曾经拍过的那部钙片(下)


*依旧娱乐圈paro
*OOC

艾比跟安迷修聊天的时候全程吐槽她弟弟埃米演的那个角色,“四年诶,整整四年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女主!没见过比这更智障的男主了。”

安迷修在群里顶着“妇女之友”的昵称半晌没吭声。

冒泡的凯莉都要笑死了,“哎呦,你当着一个八年没告白的吐槽四年没告白的hhh,我不行了盒饭都要喷出来了……”

☆莱娜:+1

☆安莉洁:有——趣——

群内欺凌,安迷修扁嘴,一度想要退群。

☆凯莉:啊呀对啦,虽说还没成,但是热搜榜可都被你们两个屠尽了。你们那个床戏倒是没出现,看来公司效率还不错。清水版还不错,不过本小姐还是偏爱完整版。

☆妇女之友(←被逼的):主要是那个楼主配合,删的及...

【安雷】你们安哥与雷总曾经拍过的那部钙片(上)


*依旧娱乐圈paro
*安雷双箭头
*OOC

雷狮和安迷修关系不好人尽皆知。

那些娱乐头条顶喜欢揪住他们俩不放,随便一个白眼、一句斗嘴都能被炒到天上去。就连两个人各自的粉丝也水火不相容。别家人气投票是为了自家偶像,他们两家则是死命想把对方拉下去。这么一来,各方面都优异的两人在网络人气投票中就基本没进过前三。近来唯一一次还是银爵退出演艺圈,雷狮的粉丝们发觉是个好时机,暂停对安迷修家开火,才把自家偶像送上第三。

争男主番位,和同一个女星传绯闻,在后台互相冷笑嘲讽……安迷修掰着手指想了想,这些一大半都是炒作,剩下那些也算不上多大的事。想当年他们上同一所高中时,随便打一架能惊动十几位领导——啊,现在...

【安雷】又是文手和画手互撕的一天(下)


*画手安迷修×文手雷狮
*娱乐圈paro

那张图给雷狮的印象不只是妖精打架那么简单。他用手背抵着烧红的脸,目光停留在图中一隅——安迷修捏着他大腿根的手指缝处有一颗极小的痣。

雷狮被这种恐怖的巧合惊出一身薄汗,他按了按自己的大腿,黑色布料下也藏着这么一点墨。

谁有机会看到这么私密的地方?雷狮的脑子高速运转着。排除忙得不着家的爸妈,排除小时候教他游泳的络腮胡教练,排除给自己打过屁股针的中年妇女……因为换衣服都是在个人更衣室换好,所以剧组的人也排除。雷狮掰着手指在那儿算,一个答案在脑海中渐渐明晰。

安迷修。

丫的他们前不久刚去帕洛斯新开的店里蒸过桑拿。安迷修还嘲笑他汗腺不发达,整...

凹凸★安雷
魔道★all澄
☞三次忙碌,偶尔删文,偶尔诈尸,偶尔精分🙏☜

© 商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