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冶

凹凸★安雷,过激瑞左
魔道★产曦澄,基本all澄都吃
☞已开学,非常忙碌,低产☜

【凌澄】色心(R18)


*时间跨度大约6年,金凌13—19

一、
金凌小时候咋咋呼呼,横冲直撞,每日都好像藏了一肚子话,颠颠跟在江澄后面边小跑边绞尽脑汁叙述他的英勇事迹。往往揍他的巴掌还没落下来,就一个劲儿嚎啕大哭,哭过就忘,以软乎乎的发丝蹭蹭江澄的膝盖,企图转移话题。毫无疑问,是个戏精。

略长大些,他渐发现这招不太管用,再者也没那脸皮耍小孩子心性。最要紧的,江澄不知为何对他失了耐心,一双杏眸总是似嗔似嫌,弄得金凌诚惶诚恐。折腾好一番,他才寻到缘由。

毛病出在金凌自己身上。

先是眉眼肖似他早死的爹。额上凝一点朱砂,鼻挺唇薄,形容尚小,然而面对貌美姑娘就已如金子轩般多几转柔情,刻意添许多乖顺,教江澄瞧着好不爽利。...

【安雷】请和我结婚吧


*岛国迷妹向偶像求婚梗
*捏造一个原创角色
*痴汉安哥出没,注意避雷

雷狮于学生时代出道,同帕洛斯、佩利和卡米尔组成一支乐团,几个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获一众粉丝。安迷修对同校学弟的光荣事迹有所耳闻,但没想到初三的表妹也沉迷其中,不为中考发愁而为即将错过雷狮首次solo表演要死要活。

“求你了哥,替我去看一场,拿到绝版赠品就好。”桃乐丝抱着安迷修大腿不肯撒手。

安迷修真不理解现在的小姑娘在想些什么,“有什么好看的,等考试结束去我学校看不就行了?”

“雷总要是那么好见就好了,他们要赶通告的呀,难道你在学校随随便便就能看见?”

安迷修无力反驳。雷狮是高二下学期转来的学生,安迷修是埋在书海试...

【曦澄/ABO】意料之外(七)


*NC-17
*社情,不适者退散

盛夏时分,午时日光最为强烈。恰巧,情热也不偏不倚卡在这个关头。苦中含甘的药汤把伤寒的热度降下去,另一种难以启齿的热又蒸汽似的腾发。情汛顶少也得五六日,硬抗定是抗不过的。前几日江澄病得手脚发软,醒来喝完药又昏昏沉沉睡过去,如今整个人清醒不少,更是难以抵御。

由此当蓝曦臣进屋时他便很没骨气地扯住了蓝曦臣垂下的袖口,嗫嗫道,“不喝药。”

“不是药,是让厨娘给你熬的汤。”蓝曦臣解释道,“是药三分毒,况你已好了大半,多吃无益。”

江澄只是摇头,松开手指垂头不语。

蓝曦臣见状也坐到床沿上,理顺江澄濡湿的额发。先不说沧乾玄坤意念有所牵动,他再怎么疏忽也晓得江澄情汛未...

垂死病中惊坐起,卧槽,好梗!!!

欠了一屁股债,肾还没长出来,就想着这玩意是给安哥吃好还是给雷总吃好😂

【安雷】恶魔尾(R18)


*感谢读然太太授权
*安迷修×恶魔雷狮
*设定已同居,穿着改动
*dirty talk

清晨,安迷修侧躺在床上半梦半醒,后背却从隐隐疼到火辣辣的疼,像快被什么坚硬的玩意戳出两个窟窿。他忍不住往前蠕动了一点,并准备翻身看看雷狮又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
“雷狮,你知不知道你头有多硬?”

对方大半张脸埋在松软的被子里,声音闷闷地反驳他,“你的头才硬得要命,全是发胶。”

“谁睡觉还用发胶?你给我出来,”安迷修隔着被子拍了一下雷狮的屁股,剥香蕉似的把人从被子里扒拉出来。接下来一幕直接让他愣愣地张大了嘴,“……雷狮,你长角了。”

“废话,我本来就有脚。”

“你长的是头上的角。”安迷修真要被气笑

【安雷】你们安哥与雷总曾经拍过的那部钙片(下)


*依旧娱乐圈paro
*OOC

艾比跟安迷修聊天的时候全程吐槽她弟弟埃米演的那个角色,“四年诶,整整四年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女主!没见过比这更智障的男主了。”

安迷修在群里顶着“妇女之友”的昵称半晌没吭声。

冒泡的凯莉都要笑死了,“哎呦,你当着一个八年没告白的吐槽四年没告白的hhh,我不行了盒饭都要喷出来了……”

☆莱娜:+1

☆安莉洁:有——趣——

群内欺凌,安迷修扁嘴,一度想要退群。

☆凯莉:啊呀对啦,虽说还没成,但是热搜榜可都被你们两个屠尽了。你们那个床戏倒是没出现,看来公司效率还不错。清水版还不错,不过本小姐还是偏爱完整版。

☆妇女之友(←被逼的):主要是那个楼主配合,删的及...

【安雷】你们安哥与雷总曾经拍过的那部钙片(上)


*依旧娱乐圈paro
*安雷双箭头
*OOC

雷狮和安迷修关系不好人尽皆知。

那些娱乐头条顶喜欢揪住他们俩不放,随便一个白眼、一句斗嘴都能被炒到天上去。就连两个人各自的粉丝也水火不相容。别家人气投票是为了自家偶像,他们两家则是死命想把对方拉下去。这么一来,各方面都优异的两人在网络人气投票中就基本没进过前三。近来唯一一次还是银爵退出演艺圈,雷狮的粉丝们发觉是个好时机,暂停对安迷修家开火,才把自家偶像送上第三。

争男主番位,和同一个女星传绯闻,在后台互相冷笑嘲讽……安迷修掰着手指想了想,这些一大半都是炒作,剩下那些也算不上多大的事。想当年他们上同一所高中时,随便打一架能惊动十几位领导——啊,现在...

【曦澄/ABO】意料之外(六)


*这章是糖
*被肏过发脾气的澄妹妹出没

响雷了。

从豆大的雨点到倾盆大雨只是一瞬间的事,隔着琉璃窗槛只能望见白茫茫的水帘。天空蜿蜒的电龙拧扭着,划下一段刺眼的白光,又是一道轰雷。浓黑的眼睫颤动两下,江澄陡然睁开了双眸。

他在隆隆雷声中轻微地瑟缩了一下,下一刻便为这行为感到可笑——这实在是太久违了。幼时谈不上对盛夏喜爱多些还是恐惧多些,因为既有长姐烹饪的莲藕排骨,也有被阿娘责罚后跪在小祠堂里入耳的惊雷。

严厉的阿娘不会像寻常人家的母亲一样温温柔柔将他搂在怀中,她只会倒竖细眉数落他的胆怯,从骂他到骂他的父亲。魏无羡也是靠不住的,玩着象耳大的蒲扇,嘻嘻哈哈地在他旁边调笑他。直到江澄不理他了,才...

【安雷】爬墙(上)


*校园paro
*安哥如何让学校扛把子雷总成为他马子的故事

针对最近许多学生翻墙逃课的现象,校长在傍晚的会议上严厉批评了负责勘察的值周班,下令一定要严查。围墙被按照一定范围分成若干部分,每块由一名值周班成员检查和逮人,轮流交班。

安迷修表面上应承下来,心里却不以为然。强扭的瓜不甜,就算把那群学生抓回来他们依旧上课该睡觉睡觉该玩手机玩手机。那些值周班成员也只是为了逮到人能得到奖赏而异常积极罢了,何必。

第二节晚自修开始的时候该轮到他交班。跟安迷修交换的那位高一学弟足足带了三个手电筒,绑炸药似的竖着塞在校服口袋里。他一边把袖章交给安迷修,一边抱怨蚊子多,别说翻墙的,连根毛都没看见。

待人走远...

【安雷】论雷狮见到的最不要脸的鱼


*假设安哥并没有参加凹凸大赛
*人鱼安迷修×原作雷狮

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,并且还有愈下愈大的趋势。凹凸世界的许多星球被这场异常的自然灾害所波及,大街上到处都是提着裤脚淌水赶往避难所的群众。近日裁判长丹尼尔已下了命令,所有参赛者不准外出,一律只能待在大厅,直至下道通知发出。

这命令一出几千名参赛者可谓炸开了花,不能迈出大厅一步,就意味着直接截断了猎杀怪物赚取积分的这条路。大赛前百位实力已经够强劲了,何况那些本来要远征的前十名也留下来。

不断有人提出抗议,说这样对我们不公平,而且雨势根本没有止住的迹象,再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。见裁判长没有理会的意思,底下的参赛者更...

1 / 8

© 商冶 | Powered by LOFTER